当前位置:说句子 > 情感日志 >

我只是小妖,为了阿狐而活的小妖。

编辑:说句子  时间:2019-04-15 

我只是小妖,为了阿狐而活的小妖。

我死的时候是被青岚神女推入无涯深海,我从遥远的天际坠落,好似感受不到任何疼痛。
我敛去一身的法力,任凭无边的海水充斥我的口鼻,窒息而又绝决。
我不后悔就这样了结此生。
我记得那一年,我爱上了一个神,他却为我堕落成魔。
我曾抚过他冰冷的眉宇,只求他能知晓我如火般的热烈的爱意。
他终于最后嘴角轻咬在我耳边,呢喃而又深情地告诉我:“挽袖,我怕是离不开你了…” 那时的我是如何喜极而泣,心潮波动如海,而他便是激起这浪潮的海风。
我双手捧着他的脸,望着他目光温柔似水,许下一生一世的诺言:“七夜,我只愿同你在尘世一隅,享尽情爱欢愉…” 那一年我赖在翠云杏林。
那时我还是天地间最卑微的兔妖。
我年少时光里,先爱上那林间的红狐,狐族的男子生来长着一副好皮囊,我偷了昆仑山上碧桃眼巴巴地看着他吃下去,他才许了我出现在翠云。
我瞧他眉眼魅色,光华流转,对他痴迷不已。
直到有一次隔壁山上那只残狼与他打斗,我拼了命救他,他才对我刮目相待。
那次我伤得也严重,本刚修成人形又被打回原形。
红狐对我悉心照顾,我养了半载时光才渐渐恢复。
他的一双桃花眼笑得极为美丽,他曾轻轻抱着我说:“小兔子,你不就是图我美色吗?我答应你,从今以后,只同你欢好,你说好不好?” 我那时还是兔子模样,卧在他怀里蹭蹭,舔着他如玉的手指撒娇,引得他笑声连连。
后来我终于再化人形。
红狐还为我织了一件霓裳锦衣,我穿着那衣服小跑在杏花开满的林间,而那尽头,是他目光涟涟正伸出怀抱。
“阿袖,快过来…” 我突然跌落在地,离他三尺,怎么都站不起来。
他十分担忧,上前急忙检查我的身体,眉间顿时涌上无限愁意:“阿袖,那次你伤得太重,病根未去,我想我怕是得去昆仑一趟,取来那含元丹。
” 我紧紧抓住他的衣角,“你要如何取?那可是仙家灵物…” “我自有办法的。
阿袖…” 我等了大约一年,红狐才回来,那时我病得奄奄一息,他将仙药渡给我医治。
“阿狐恩情大过于天,挽袖如何相报?”我卧在床头,摸着他鼻尖。
他嘴角露出促狭的笑:“那不如以身相许如何?” 可是他并未娶我,那天杏林血色花瓣却落了一地。
阿狐是被七夜上仙打死的。
原来那药是阿狐偷时因被发现,在昆仑山上大开杀戒,才拿到的。
那些仙家怎么可能轻饶他。
于是派七夜上仙前来收服他。
当时我被阿狐锁在柜里,敛去气息,不能言语,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被七夜打伤成为一只死狐。
那上仙冷漠无情,蓝衣如湖,一脸无辜。
他回头望杏林那一眼,恰被我深深记住。
我想总有一天她要报仇的。
后来我求仙问道,终于在三百年后飞升,彼时七夜已是上神。
九重天外,我华裳绝艳,目光直直向他看来:“不知上神可有情缘牵线,小仙我对上神倾慕已久,还望上神成全。
” 那时,仙家众人在旁边,笑着看这场一方上神如何被刚飞升的小仙表白的戏,不肯离去。
我没有丝毫羞涩,只是渐渐看到他耳朵有些微红。
可是他还是一脸平静,嘴角说着拒绝的话语。
九重天上的我是个笑话,可我日日不死心跟在他身旁,终于有一天我的一片痴心打动了他。
我想,哪怕七夜的眸间藏了一片冰雪,即便踏冰碎雪,我也要在其间燃起火焰。
后来他执起我的手,轻轻吻过:“阿袖,你怎么能如此执着,让我倾心呢?” 我笑意盈盈,欲语还羞:“七夜,这世上总是有一见钟情,可我恰好遇见你…” 后来我却嫁给四海之外的普世神君。
我看着七夜的眉头紧蹙,他在我大婚那日成了堕魔,被普世神君杀死在无涯海岸。
普世神君爱慕我已久,我只是得了机会,想要借他的手除了七夜。
那一年大婚,是这四海八荒最惊天地的造化。
那年,四海之内没有了七夜上神,我一袭红裳却被青岚神女推入无涯深海。
神女青岚爱慕七夜,七夜却因我成魔嗜杀神君,神君手刃了他。
那时神君也想随我跳入无涯深海,却被天君施了咒语不能行动。
我笑着看天上的众神,只有我自己知道。
他们慈悲的非我, 而是七夜,是神女,是神君。
我只是小妖,为了阿狐而活的小妖。

说句子 www.shuojuzi.com
关键词:
专题说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