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说句子 > 情感日志 >

娶了你,便只愿让你一辈子将我的军。

编辑:说句子  时间:2019-04-15 

娶了你,便只愿让你一辈子将我的军。

将军!哈哈哈……”他从地上一跃而起,笑得开心。
而对弈的她,还是瞪大眼睛盯着那盘死棋,一言不发,眼里的杀气渐渐退去,慢慢积了泪。
“别看了,你真的输了!哈哈!”他双手交叉抱于胸前,一脸得意,而她终于忍不住,眼泪啪嗒啪嗒落在了棋盘上。
“哎哎哎,你别哭啊,”他有点不知所措,“我认输行吗,你别哭啊。
” 她抹掉眼泪,起身,一身倔强,哽咽地说:“愿赌服输,我认输,不过,我终有一天会将你军的!” “好啊,我等着,不过,若是我再赢你两次,你就要做我的娘子。
”他似是胸有成竹。
“你……你不羞!”她红着脸跑开了。
那年,他九岁,她七岁。
“小灵子,还练剑呐,你不会是也想进军营吧。
”他抱着剑,靠着柱子。
“叫谁小灵子呢,我有全名!”她稚气未脱尽,傲气却有余。
“我怎么不知道你有其他名字啊,小灵子。
”他痞笑着。
“小武子!”她生气了,拿剑直指他。
“哎哎哎,叫谁小武子呢,叫哥。
”他还是那么痞。
她倒是不多话,三步上前就是一剑,他灵活的一躲,一把抓住她的手,“小妮子,想比剑是不是?我可不会让你。
” 她的手被他紧紧抓住,她顿时烫红着脸,“不要你让!”说着,把剑换到另一只手上,劈了过去。
“来真的,那我就陪你练练!”他一个后撤躲开,拔剑与她比试。
她虽比他有灵气,但终究输在力量和经验上,两人过了几十招,她渐渐败下阵来,终是被他剑指眉心。
“将军,”他甚是高兴,“服不服?” 她已微喘,额头上也渗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,眼里的杀气却丝毫未退。
“怎么,不服气?”他歪着头看着她。
“哼!”她收了剑,靠着柱子坐了下来。
他见状也收了剑,挨着她坐下, “你说你个姑娘家,干嘛要舞刀弄剑的呢,做做女红弹弹琴,不好么。
”他看着手里的剑,轻轻抚过。
“我要做将军,上阵杀敌!”她看看剑刃,又收了剑。
“沙场无眼,上阵杀敌是我的事,你只需要在家笑颜如花就行。
”说着,又抓住她的手。
“你,你无耻!”她赶紧抽回自己的手,起身通红着脸看着他。
“第二次喽,别忘了,我再赢一次,你就要嫁给我!”他双手抱头靠着柱子,嘴里衔了根草。
“我,我不会再输给你了!”说罢,转身跑出大门。
“你一定会嫁给我的!” 那年,他十七岁,她十五岁。
“报!”一个士兵进了帐中,“敌将指名要将军出城应战!” 她接过士兵手中的战书,句句让她恼火,遂披了战袍,拿剑上马,要出城应战。
这时,他冲了过来按住她的马头,“灵儿,你要干什么!” “出城应战!”她目光坚定。
“胡闹!还轮不到让副将出阵!”他的语气更是让人不敢违抗。
“我知道对方的实力,如今我军还有更好的人选吗?如此叫嚣副将,若再不出战,恐军心不稳!”她心急如焚。
“所以你才不能去!”他吼道,“战场非儿戏,他不会像我一样与你点到为止,他会杀了你!” “我会先杀了他!驾!”不由分说,她御马冲了出去。
“灵儿!” 果然,对方实力可怕,也难怪会如此叫嚣,几个回合下来,她的手已开始微颤,但她只能继续应战,别无退路。
“早听闻敌帐中有个绝色美娇娘,如今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,不如,就嫁与我,再不用舞刀弄枪,岂不美哉?”敌将趁机调戏她。
“呸!我堂堂一个将军,岂是尔等流寇可以妄议的!看剑!”说着,鼓足了劲冲了过去。
“不好!”城楼上的他已知她体力不支,如今蛮拼却是中了敌将的激将法。
他遂冲下城楼,执剑跨马:“开城门!” 敌将一刀重重落下,她果然无力抵抗,刀便砍在了她肩上。
他终于赶到,一剑将其挑开,她却一手按着肩膀落下了马。
“敢动我的女人,你找死!”说罢,他疯了似的快剑快马,加上敌将体力已有损耗,不多时,他便将其斩落马下,把她抱上马,匆匆回城。
“军医!军医!”他抱了她直冲营帐,“所有人出去,守在帐外!”他呵退所有士兵,只留了军医。
“军医,她怎么样?”他眼里满是急切。
“伤口很深,所幸未伤到要害,老臣这就去准备药。
”军医看罢,退了出去。
“没事的,没事的。
”他紧紧握住她的手,眼里全是她。
“你,你不怪我。
”她苍白了脸,眼里终是有了怯意。
“傻丫头,这么多年,我何曾怪过你,只怪我没有保护好你。
”他把她的手放在自己脸旁。
军医送来了药,他便要亲自为她上药,军医退下,他便上手去退她的衣服。
这时,她一把抓住他拨弄衣服的手,眼里有丝丝羞涩和顾虑。
他拨开她的手,点了她眉心:“将军。
你没打赢他,我打赢了,所以,你也算是输给我了。
我赢你三次,你要嫁我,从今以后,你就是我娘子了,所以,就不必与为夫介意了吧。
” 虽是仍有打诨,但他的认真却让她心里一暖。
“那,你只能娶我一个人。
” “好!” “以后都要让着我。
” “好!” “呃,给我绣一个荷包。
” “这……好!” …… 我将你军,只为娶你;娶了你,便只愿让你一辈子将我的军。

说句子 www.shuojuzi.com
关键词:
专题说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