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说句子 > 情感日志 >

我的嘴又说了谎,说的那么漂亮。

编辑:说句子  时间:2019-05-16 

我的嘴又说了谎,说的那么漂亮。

很久以前看过一本书,书里有这样的话:我最怕看到的,不是两个相爱的人互相伤害,而是两个爱了很久很久的人突然分开了,像陌生人一样擦肩而过。
我受不了那种残忍的过程,因为我不能明白当初植入骨血的亲密,怎么会变为日后两两相忘的冷漠。
长期浸淫情爱小说的人,会有天真烂漫不符于世的玻璃心,眼里只有不生不死忠贞不渝的感情,以为爱一个人必定是像挖一口深井,一旦进去了就再难出来,从没想过世上还有三心二意心口不一这回事。
看过的书潜移默化地形成记忆,留在脑海里,就像真正发生过的事情。
嘴近有很多帖子也问放弃一个爱了很久的人是什么感觉,有一句网评形容的再好不过,明明是我提分手,却如同斩断我左右手。
我其实不能理解一段纠缠多年的感情夭折而死,最后成为形同陌路的两个人,曾经那样热烈的相爱过,当初情到浓时一个人骨子里的疯狂都洒在了对方的身上,怎么能说不爱就不爱了呢。
真正爱过的两个人,应该是旁人无法插足,除了那个人眼里再也看不到其他人,再多误会隔阂最终都会败给一颗爱你的心。
如同赵默笙之于何以琛,陈小希之于江辰,姜生之于程天佑, 哪怕彼此之间相隔多年,中间来来往往许多人,也都错过了对方的生活,但都抵不过见他一眼时,狂热涌动不受控制的心跳。
大概这世上所有人都觉得我冷酷,可只有你还觉得我是温柔的。
那些恩恩怨怨算的了什么,爱人之间,本不该有这些。
像了解自己那样深切的感受过对方,像生根发芽一样长进彼此的身体,怎么还能撇的清楚,一旦分手,就是自剜血肉。
你我之间,可以争吵,可以折磨,但绝不会分离,因为你已经混进我的血肉之躯里,变成我的呼吸,我的脉搏,我的心肝脾肺。
这世上有唯一分离的办法,就是死亡。
我的个人之见一如从前的浅薄病态,或许一开始就不该看太过铭心和刻骨的故事,以至于见惯了爱情它一往情深血雨腥风,对小打小闹见异思迁兴趣缺缺。
这让我变得敏感且多疑,脆弱又偏执,任性蛮横,占有欲强烈,控制欲旺盛,但这也许就是我的天性。
有句话叫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。
无论我将来遇到谁,爱上谁,都会用我坚硬的倒刺刮伤爱人的皮肤,并且愈是爱他,愈是渴望拥有他的全部,蛮横私占他的面目,最好囚禁他鞭打揉碎他,谁都不能沾染他触碰他爱上他,独有我是他怀中最后的艳妇。
所爱隔山海,山海不可平。
这个年纪再谈感情,要求纯粹,可能都显得有些可笑 生活已经让人疲惫,有一天面临催促,因为寂寞,饥不择食,择木而息,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。
怕真相太过难看,我对爱情还抱有希望。
哪怕我自暴自弃自私自利自导自演心痛难愈, 哪怕他至今为止,生死未卜,下落不明。

说句子 www.shuojuzi.com
关键词:
专题说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