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说句子 > 伤感说说 >

和山里旅馆老板娘 长途司机的艳遇旅途 长途司机的恋荡旅程

编辑:说句子  时间:2017-04-02  人气值:

和山里旅馆老板娘 长途司机的艳遇旅途 长途司机的恋荡旅程

和山里旅馆老板娘 长途司机的艳遇旅途 长途司机的恋荡旅程

也许是日子过得太过惬意,当精神松懈下来时,危机也就趁虚而入。2001年的一个傍晚,我走在回家的路上,和一个女人的身影擦肩而过,当她的脸庞从眼前闪过的一刹那,一种念头一闪而过,“她是谁?我在这条街住了十多年,怎么从没见过?”

  鬼使神差,我转过身,尾随她一路走了过去。走到下一个路口时,有一家亮着灯的小店,招牌上写着“××十元休闲店”几个字,她侧身进去了。我想一探究竟,也随之走了进去,装作是新来的客人,让老板招呼她帮我按按肩。

  真是出人意料,从头到尾,一个钟的时间,她一言不发,拽拽的样子,做完事就走人,并没像其他女孩那样为了招揽生意,殷勤地和顾客攀谈。

  我暗暗一惊,胃口被吊了起来。

  第二天晚上,我照例来到那家店,还是点她帮我按背,她仍然没有理我,我二话不说,丢下100元钱走人。

  第三天、第四天……连续七天,我天天如此。和山里旅馆老板娘 长途司机的艳遇旅途 长途司机的恋荡旅程

  第八天,她终于开口和我说话了。她叫闻茹,重庆妹子,整整小我十岁。我加紧追求步伐,每天接她的小姐妹出去吃饭唱歌,很快赢得了她们的好感。

 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迷上她哪一点,论外形条件,她1.62米的个子,体重75公斤,一双大脚,根本不是吸引男人的类型,可是,那张娃娃脸和孩子般的天真表情,却让我一见难忘。

  认识一个月后的那个晚上,我照例接她们出来吃饭,送完其他小姐妹后,我把闻茹拦了下来,“能不能把你给我?”她没说话,羞红脸低下了头……

  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,她竟然是第一次!我脑子发蒙,心里有了愧意,一个乡下来的女孩子,不能就这样玩玩而已。我迅速起床,问她,“有什么要求,你尽管提。”“你给我也开家这样的店吧,我想当老板娘。”

  家外有家

  第二天,闻茹没有再去休闲店上班,租店、 装修、买家具,花了五万元钱,一家新店在紧邻“××休闲店”的另一条大街开张了。我买了当时最新款的V70手机,铂金项链,名牌时装,把闻茹装扮一新,让她开开心心当起了老板。

  有了闻茹这处牵挂,我的生活变得愈发忙碌了,晚上接货,白天联系客户,中间抽时间奔波于家庭和闻茹之间,心挂两头。

 每周逢单日,我都会抽空来陪陪闻茹,店里生意不错,有时候,总能看见几个熟悉的男人面孔,她不无得意地一一介绍给我,那些都是她的追求者。我不置可否地笑笑,从不管她,让她耍些个小女孩的脾气也无伤大雅,只要我们心里都只有对方,何必在乎那些小细节!

 和山里旅馆老板娘 长途司机的艳遇旅途 长途司机的恋荡旅程

 

  那天晚上11点多,趁着接车的时间还早,我走着走着,就来到了闻茹的店门口。奇怪的是,她不在店里,我给她打电话,她好像正躺在床上,懒懒地说,她在一个追求者家里。

  我养着她,她竟然把我当傻子,在外面找男人。

  我没有和她发火,放下电话,给她发了条短信,约她第二天中午在江滩见面。

  闻茹果然到了,起初一副无所谓的态度,“我昨天去小秦那儿了。”我沉默了很久,终于憋出了一句话,“我们分手吧!”

  闻茹愣住了,脸色煞白,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掉。

  那一刻,我比她的心更痛,如果她点头同意了,我想,流眼泪的应该是我吧!

  不久,听店里的小姑娘说,闻茹和一个已婚男人走得很近,那男人的妻子还有两个月就要临产了,可见不是什么好人。我善意地提醒她,那男人不值得依靠,以后,说不定会用同样的方式对她。话刚出口,似乎点中了要穴般,当着众人的面,闻茹忽地从凳子上跳起来,“难道,我和你在一起,就有什么好结果了?”

  我感觉像是被狗血喷头,受了侮辱般,气得浑身发抖,头脑一时冲动,一句话脱口而出:“结婚,你就是要这个结果对吧!没问题,我给你就是了。”

  当晚,我冲回家里去,借着当时的那股子冲动劲儿,在曹瑾面前,把我和闻茹的事通通抖落出来。出乎意料的是,曹瑾并没有和我吵闹,她只是背过脸去,任凭我说什么都不肯看我一眼,也许,我在外面的事情她早就知道,只是留着最后一点面子保全这个家,不肯说破而已……

  情人转正和山里旅馆老板娘 长途司机的艳遇旅途 长途司机的恋荡旅程

  比我想象得更快,不出两个月,曹瑾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。我是家中独子,她通情达理,把孩子让给了我。我仁至义尽,把房产和存款都留给曹瑾,然后,把儿子托给母亲照看,和闻茹投奔远在浙江做生意的哥哥。

  浙江遍地都是生意人,可起步的时候,想像武汉那么顺风顺水,却也没那么容易。才过了几个月,没有以前那么宽裕的经济条件,闻茹的心又开始动摇了。

  那时候,我和哥哥做物流生意,晚上回家都很晚。一天,已经是夜里12点半了,闻茹还在楼下麻将室酣战。我心里有些不快,想去把她喊回来,一进门,却看见四个男人一桌,闻茹正坐在其中一个男人大腿上,帮他摸牌。我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,她反问我,打一场牌赚200元钱,我是在帮你赚钱养家啊!

说句子 www.shuojuzi.com
关键词: 司机 老板娘 长途 旅馆 旅程 恋荡
专题说说